上海高级法院网

上海市海事法院

民事裁定书

案号:(2020)沪72民初852号

原告:朱厚山,男,汉人,1972年12月19日出世,住江苏泰州市滨海县东坎镇东堆路201-19号,身份证号码320922197012273019。

授权委托人:祝文龙,上海市邑鼎刑事辩护律师法律事务所。

被告:潘玉平,男,汉人,1963年9月11日出世,住上海崇明区横沙乡海鸿村南29号,身份证号码310223196309113034。

授权委托人:郁红昌,上海致真刑事辩护律师法律事务所。

原告朱厚山为与被告潘玉平、被告金子才水上人身伤害义务纠纷案件一案于今年6月2日向我院递交起诉状,我院于同一天立案侦查审理后依规可用普通程序构成仲裁庭开展案件审理。今年6月12日,我院机构原、被告多方开展直接证据互换。案件审理期内,原告申请办理撤销对被告金子才的提起诉讼,我院判决给予准予。今年7月21日,我院公布开庭审判此案,原告授权委托人祝文龙、被告潘玉平以及授权委托人郁红昌出庭报名参加了开庭审理。此案已经案件审理结束。

原告诉称:2018年8月13日早晨,原告在上海崇明区长兴岛横沙鱼港11号港口装卸货物后,被驶出海港的“苏靖渔03502”渔船刮碰。安全事故导致原告左腿膝盖骨折负伤,住院后经评定组成十级伤残。原告觉得,原告因“苏靖渔03502”渔船出港时刮碰负伤,被告潘玉平系舰长及驾驶员,理应对原告的人身伤害安全事故担负承担责任。因而,要求人民法院诉请:一、被告潘玉平赔付原告人身伤害各类损害总共rmb243016.88元[下列货币均为rmb,包含医疗费用20604.88元(30604.88元扣减被告已垫款的1万余元)、护理员费920元、住宿费用480元、护理费3000元(40元/日×75日)、陪护费3000元(40元/日×75日)、医院门诊膳食补助金240元(二十元/日×12日)、误工70000元(一万元/月×10月)、残疾赔偿金125192元(62596元×10%×20)、精神抚慰金10000元、差旅费一千元、鉴定费2850元、律师代理费5000元、物损费一千元];二、此案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潘玉平压力。

被告潘玉平编造谎言:一、原告负伤系因本身缘故而致。原告未将车子停靠海港安全性地区,在渔船防滑车胎与车子刮碰时不但沒有避让反倒靠近,被告潘玉平不解决原告的人身伤害负责任;二、原告的伤残鉴定系单方面授权委托,鉴定结论不可被人民法院采纳,鉴定费不可由被告潘玉平担负,伤残赔偿金测算应按原告户籍所在地规范测算,误工额度过高且欠缺根据,医疗费用中应扣减餐费,护理员费与陪护费不可以另外认为,原告亲属看望产生的住宿费用不可由被告压力,精神抚慰金额度过高应依据有效规范明确,差旅费沒有相对单据,物损额度应以具体损害明确。

原告递交的直接证据原材料,及被告潘玉平的质证意见以下:

1.病历本,2.出院小结,3.医疗费用明细及单据,以证实原告在安全事故产生后住院的状况,共造成医疗费用30604.88元。被告潘玉平对直接证据1-3情况属实。

4.护理员费税票和住宿费用税票,以证实原告住院治疗期内造成护理员费920元,亲属住宿费用480元。被告潘玉平对该证据真实有效认同,但觉得亲属住宿费用不属于人身安全损失赔偿范畴,且住宿费用规范过高。

5.上海市恭平健康服务资询有限责任公司亲子鉴定中心出示的精神病鉴定意向书,以证实原告负伤组成十级伤残,依据伤势应歇息180日、营养成分期60日、保养期60日,中后期内固定不动取下时要歇息30日、营养成分期十五日、保养期十五日。被告潘玉平对该证据真实有效认同,但觉得评定系原告单方面授权委托,对鉴定结论未予认同。

6.鉴定费税票、律师代理费税票,以证实原告为认为赔付开支鉴定费2850元,律师代理费5000元。被告潘玉平对该证据真实有效认同,但觉得原告不可单方面授权委托该组织评定,对律师代理费情况属实。

7.横沙鱼港边防派出所出示的事故证明及与被告潘玉平的讯问笔录,以证实原告负伤的全过程。被告潘玉平对该证据真实有效认同,但称安全事故产生时被告潘玉第三方网店转让平台船里看不见原告。

8.被告潘玉平的船员证及“苏靖渔03502”渔船的船只使用权资格证书,以证实安全事故产生时,被告潘玉平是“苏靖渔03502”渔船的司机。被告潘玉平对该证据情况属实,确定其在安全事故产生时为“苏靖渔03502”渔船的舰长和司机。

9.房地产业支配权资格证书,以证实原告长期性定居上海市区,伤残赔偿金应按上海规范测算。被告潘玉平对该证据真实有效认同,但觉得伤残赔偿金应按原告户籍所在地规范测算。

被告潘玉平递交的直接证据原材料,及原告的质证意见以下:

1.横沙鱼港边防派出所对袁春林的讯问笔录,2.见证人袁春林的证词,以证实涉案人员安全事故产生的全过程。袁春林称,安全事故产生当日,袁春林的亲哥哥袁春洪回收了被告潘玉平船里的鱼获,让原告驾车来装车;安全事故产生时,袁春林在四号头顶通电话,港口上沒有警界线,原告的车停在港口旁边,“苏靖渔03502”渔船船首出来之后,木船来到岸边,船里的防滑车胎要遇到原告的车子时,原告从汽车驾驶室内出来边喊边推船,原告在推船的全过程中被夹在船只和车子正中间受伤了;以后打过120,原告被送到医院门诊医治,被告潘玉平垫款了一万元医疗费用。原告对直接证据1的真实有效认同,但觉得见证人袁春林与被告潘玉平有做生意来往,与被告潘玉平有利益关系,证实力弱;原告往前挨近船只提示船里工作人员船只刮遇到车子时牛仔裤子被夹到了,原告推船是牛仔裤子夹到后的下意识。

3.横沙鱼港边防派出所对原告的讯问笔录,4.当场监控录像,以证实涉案人员安全事故产生的全过程。原告对直接证据3、4的真实有效认同,但称直接证据3中安全事故产生的一些关键关键点未记录,确定直接证据4中白的车子是原告的车子,深蓝色的船是被告潘玉平的船只,见证人袁春林在监控录像中,原告在视頻第八分鐘刚开始奔波随后倒地了。

我院验证觉得,原告直接证据7、被告直接证据1-4的真实有效均可确定,內容互相证实,可以证实涉案人员安全事故产生的全过程,我院对所述直接证据的直接证据法律效力和证实力给予确定。原告出示直接证据8用以证实被告潘玉平应就涉案人员人身伤害负责任,被告潘玉平对该证据真实有效认同,并确定其在安全事故产生时为“苏靖渔03502”渔船的舰长和司机,我院对原告直接证据8的直接证据法律效力给予确定,被告潘玉平是不是应担负承担责任,我院将在下文中论述;原告直接证据5系有资质证书的精神病鉴定组织出示,被告潘玉平虽提出质疑但未出示辩驳直接证据,开庭审理中亦确立不申请办理重新鉴定,我院对被告潘玉平明确提出的质疑未予认同;原告直接证据1-6、9系有关人身安全损失赔偿新项目、额度及规范的直接证据,我院对其直接证据真实有效给予认同,有关船方是不是解决原告所受人身伤害负责任及赔付额度,我院将综合性评定。

我院查清:

2018年8月13日早上,原告依据第三人袁春洪标示,安全驾驶车牌号码为沪DB7225的白货车到上海崇明区长兴岛横沙鱼港11号港口从“苏靖渔03502”渔船上装卸货物。货车停靠离港口靠水一侧边沿靠近的地区。原告称,那时候港口上未设定警界线,车子能够随意停车,原告并不是常常到港口装卸货物,对港口上的风险地区不了解,港口上都没有工作员告之车子停车部位不安全。

当天早上八时上下,“苏靖渔03502”渔船装卸货物结束,鱼港管理者规定渔船驶出港口。安全事故当日的港口监控视频显示信息,“苏靖渔03502”渔船船首在左、木船在右,车牌号码为沪DB7225的白货车车前在右、后尾在左,原告立在白货车后侧,第三人袁春林坐落于白货车右前方;8:06:00时(监控录像時间)“苏靖渔03502”渔船木船的尼龙绳被解除,解缆工作人员接着从木船登船,渔船起动往左边行车;8:06:30时原告自白货车后才约2米处经车子右边跑到货车正前方;8:06:45时渔船停住后略微倒退,许多人接着集聚在车子正前方查询倒下的原告,原告倒下部位在白货车正前方约一米处。第三人袁春洪接着拨通急救中心,原告被送至上海交大医科院附设第九中心医院(东北部)(下称九院北院)医治。安全事故还导致车牌号码为沪DB7225的白货车左外侧保险杆及包围着毁坏。

2018年8月14日,原告在接纳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崇明大队横沙鱼港边防派出所了解还称,2018年8月13日八时许,原告见到“苏靖渔03502”渔船在坐船出港的情况下,感觉该船左后面的防滑车胎有可能遇到原告的货车,便跑到车子前边去查询并通话船里船夫,想让船夫向前开,船夫沒有理睬;一瞬间原告的左腿被船里的防滑车胎遇到了,原告负伤倒下,以后被送到医院门诊医治;“苏靖渔03502”渔船启动时,原告沒有收到港口工作员或别的工作人员的警示、提示或将大货车提走的规定。

原告在九院北院被确诊为“右髌骨脱位,右髌骨骨折(里侧缘撕脱性骨折),右股骨头髁骨骨裂(两侧髁)”,并于2018年8月13日住院,8月16日在全身麻醉下接纳了右膝盖骨腔清除和股骨颈里侧适用带修补术,8月24日住院,住院治疗期内共造成各类治疗费29425.88元。以后,原告又于2018年9月4日、10月18日、11月22日、12月19日,今年4月3日、2019年4月10日到九院北院查验医治,总共造成花费655元。除此之外,2018年8月13日造成抢救费370元,8月24日造成抢救费146元。住院治疗期内聘请护理员造成花费920元,亲属照顾造成住宿费用480元。原告住院期内,被告潘玉平垫款了10000元医药费。

上海市恭平健康服务资询有限责任公司亲子鉴定中心接纳原告授权委托就原告残废水平开展评定,并于今年四月十六日出示精神病鉴定建议,评定原告负伤致右膝盖骨主题活动工作能力缺失25%之上(未达50%),鉴定为十级伤残,原告可酌情考虑歇息180日,营养成分60日,保养60日,中后期内固定不动取下时可歇息30日,营养成分十五日,保养十五日。原告因此付款鉴定费2850元。为此案起诉,原告聘用刑事辩护律师付款律师代理费5000元。

“苏靖渔03502”渔船的备案船只任何人为金子才。被告潘玉平确定,涉案人员安全事故产生时其为“苏靖渔03502”渔船的舰长和驾驶员,渔船具体运营由其侄子潘玉建承担。

本院认为:

此案系水上人身伤害义务纠纷案件。原告因与驶出港口的“苏靖渔03502”渔船刮碰而负伤,原告认为船方个人行为组成一般侵权行为,被告潘玉平解决原告担负人身伤害承担责任。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之要求,一般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应包含客观性构成要件(谋害个人行为、危害不良影响、逻辑关系)和主观性构成要件(过失)。原告认为船方组成一般侵权行为,应就之上一般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担负证明责任。

第一,客观性构成要件层面。原告负伤系产生于渔船一切正常驶出港口全过程中。渔船起动出港时原告站起于车子的后侧,原告人身安全本无风险。船方将渔船驶出港口的个人行为未提升原告的人身安全风险,一般亦不容易导致原告的人身伤害。在渔船的运动状态和健身运动发展趋势已明确的状况下,原告因担忧其车子被渔船刮遇上前提示船里工作人员从而推船,原告本身的个人行为促使其人身安全处在风险情况进而遭到危害。因此船方将渔船驶出港口与被告人身伤害結果的产生不具备逻辑关系。

第二,主观性构成要件层面。船方依据港口方标示将渔船一切正常驶出港口,对原告忽然挨近渔船并推船的个人行为不可以预料,且渔船惯性力很大运动状态不容易更改,即便 木船工作人员发觉原告靠近,亦不可以防止起动后的渔船与擅入风险地区的原告产生触碰。船方对原告人身伤害不良影响的产生并无过错。{ X}

  综上,原告未能证明船方行为构成一般侵权,船方不应对原告承担人身损害赔偿责任。

  此外,原告在庭审中述称,原告靠近船舶提醒船上人员船舶会刮碰车辆时,原告的裤子被夹在船舶防撞轮胎和车辆之间,原告出于本能反应推船,之后原告右腿也被夹在船舶防撞轮胎和车辆之间,原告受伤倒地。但原告陈述与监控录像显示不一致,监控录像显示原告受伤倒地与货车车头尚有一定距离,没有因裤子被夹而受伤倒地的迹象。原告有关其在受伤前推船系因裤子被夹在渔船防撞轮胎及车辆之间的事实缺乏有效证据证明。原告作为在渔港码头进行生产活动的成年人应当是自身安危的第一责任人。原告在预见到渔船尾部防撞轮胎进入码头上方空间会与原告车辆发生碰触的情况下,自然也应当能够预见在车辆附近区域的任何人和物都有被碰触的风险。原告急切保护自己财产的心情可以理解,但采取的行动未顾及自身安全难谓妥当,原告应自行承担由此造成的相应损害后果。

  原告主张被告潘玉平系渔船的驾驶员和事故发生时的实际操作人员,应作为涉案事故的责任人。被告潘玉平在庭审中确认其系事故发生时的渔船驾驶员及船长,渔船实际经营由其弟弟潘玉建负责。通常情况下,渔船船长系船上雇员受雇于渔船经营人,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应当由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方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此,原告有关被告潘玉平应作为赔偿责任人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朱厚山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945.25元,由原告朱厚山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被告双方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柯永宏

  审 判 员

  李 剑

  人民陪审员

  宋秉章

  书 记 员

  胡 谦

  二〇二〇年十月二十七日

标签: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上海海事法院 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20

作者头像
金盛创始人

上一篇:许昌密闭式恒温畜禽运输车 双层升級拉猪车配备主要参数
下一篇:高车乡

发表评论